<em id="v4jlv"></em>

  • <dd id="v4jlv"><noscript id="v4jlv"></noscript></dd>
    1. 專題
      桃子醬       2020-10-15    第573期

      我們的未來該有多酷

      不論是被稱為“00后”或“i世代”,這個新世代最大的優勢,就是他們正年輕,有著無限的可能。

      0 1

      VCG111282144490.jpg

      “你追我趕到2000年,這滋味,有多美,我的天吶。”

      在《我去2000年》中,樸樹唱道。

      樸樹對新世紀的憧憬,打動了很多人,其中包括作家張佳瑋。張佳瑋當年還是個高中生,他和很多人一樣,通過2000年“春晚”那首《白樺林》認識樸樹,之后開始聽《我去2000年》。

      新世紀之初,到處都洋溢著“一切都會好起來的!”(電影《甲方乙方》的臺詞)的氣氛。張佳瑋說,當時自己一邊聽著modem滋滋地連上互聯網的、代表著21世紀的未來之聲,一邊堅信“以后的路,不再會有痛苦,我們的未來該有多酷”(樸樹“New Boy”)。



      進取的新世代

      未來該有多酷?一代又一代腦洞家通過天馬行空的想象力,勾勒未來圖景。

      BBC《明日世界》節目組曾發布過一段短視頻,我們可以看到1966年的英國孩子們在如何暢想2000年的自己和世界。

      “在2000年,我想我很可能會在去月球的飛船上,指揮、命令機器人;或者我會主持機器人法庭,審判一些機器人;又或者,我會出席電腦的葬禮。再不然,有一枚核彈出了問題,我回到洞穴里生活,以外出打獵謀生。”

      “我不認為會有核戰爭,但我覺得一切都會自動化,這導致人們失業、人口暴漲。必須有應對措施。如果我沒有成為一個生物學家,我想去解決人口問題——雖然我不知道該怎么做。”

      “人們認為地球會爆炸,但這不會發生。”

      “黑人不會再被隔離,他們會與白人融合;窮人與富人將變得一樣,他們仍然貧富有別,但不會歧視彼此。

      “人不再被當成實實在在的人,而是被視為統計數據。”

      …………

      “這些孩子說得太對了,他們所說的一切幾乎都說到了點子上!”有推特用戶稱贊道。確實,孩子們都是天生的腦洞家,尤其是那個說人會被視為統計數據的孩子,簡直是先知。

      以這些孩子當年的年紀,在今天對應的應該是00后——《進取的00后:2019騰訊00后研究報告》指出,從價值觀上看,00后更強調開放、自我超越,關注社會、成長。“他們是自我行動的決定者,他們不給自己設邊界,而是去探索不斷成長的更多可能。相比其他代際,他們表現出更為明顯的對大自然的關愛和對社會的關注。他們擁有著‘世界公民’的胸襟,不只關心自己的國家,也關心世界上其他地方正在發生的事情,關注世界上不平等的情況。”

      這一結論,來自該報告對00后價值觀的挖掘:在19個一級價值觀指標中,Top5價值觀分別是:博愛—大自然(保護自然環境);行動自主(自由地決定個體自己的行為);博愛—關注(致力于全人類的平等、公正、保護全人類);社會安全(廣泛的社會安全和穩定);友善—關懷(為自己圈子中成員的幸福而效力)。

      “感覺一直平凡下去不太對,不一樣的事情可能會使自己的生活更有趣。”報告中一個受訪的初二男生這樣說道。



      他們正年輕

      著有《我世代》(Generation Me)的美國圣迭戈州立大學心理學教授珍·M.特溫吉(Jean M.Twenge)將1995—2012年期間出生的人稱為“i世代”(iGen),并出版《i世代報告》(iGen)一書。i世代里的i,借用自蘋果公司對互聯網的代稱,表明這個世代深受互聯網和智能手機影響。

      對于i世代,有著截然不同的評價。美國社會學家戴維·芬克霍(David Finkelhor)代表正方,他認為i世代不喝酒,犯罪率低,性生活節制,正在“表現出他們的長輩所不具備的美德”。他宣稱:“將來我們會意識到,今天的青少年是非常善良的人,他們扭轉了沖動放蕩和縱欲無度的社會風氣。”《華盛頓郵報》贊同芬克霍的觀念,認為“今天的青少年要比你們當年好太多”。

      年輕作家杰西·威廉姆斯(Jess Williams)則代表反方,她認為這一代人很無趣。有一本雜志表示贊同,并打出這樣的封面標題—— 《無聊的下一代:20歲的人,40歲的心》。

      特溫吉認為,這些描述都沒有說到關鍵點上。像“美德”“縱欲”“無趣”這些詞,建立在用“好”和“壞”來判定i世代的一些變化的基礎之上,并不能揭示這一代的整體特質。她指出,應該注意到一個趨勢,那就是這一代的成年期來得越來越晚。

      i世代就是不想長大,因此自愿延長了孩童期。特溫吉在《i世代報告》里援引了一項研究的發現:與之前的世代相比,i世代的“成年恐懼癥”表現明顯,他們對“人生最快樂的時光就是童年”有著強烈的共鳴。

      2014年出現的新名詞“預成年”(Adulting)就是i世代不愿長大的一個例證。這個詞意味著一個人開始嘗試進入成年期,承擔“大人”的責任。美國緬因州開設有成年預備學校(Adulting School),在這里人們可以學習如何像個成年人那樣管理財務、做家務(比如疊衣服)。而在美國的社交媒體上,仍然不乏這樣的聲音:“我懷念少年時代那些瑣碎好玩的東西,比如彩色蠟筆和可愛的玩伴。變成成年人真是糟糕透了,我想退出。”

      中國也有類似情況。如豆瓣小組“我們生活在2000s”,組員們“假裝生活”在自己更適應、更舒適的2000年,以此抱團取暖,并希望時光停滯在那個金色時代。

      一方面,獨立、自信、有能力表達自己的觀念以及實現自己的目標;但另一方面,又有著迷茫、脆弱、不愿長大的表征,這就是i世代身上的矛盾性。看似反差強烈,但恰恰反映了i世代的真實面貌。而他們也是拒絕被定義、被標簽的一代。

      他們最大的優勢,就是他們正年輕,有著無限的可能——后生可畏,未來可期。



      1個人收藏
      廣告
      新周爆款
      HOT NEWS
      廣告
      色情大片的视频,高清情侣国语自产拍,午夜心跳完整在线观看,日本第一页一草草影院

      <em id="v4jlv"></em>

    2. <dd id="v4jlv"><noscript id="v4jlv"></noscript></dd>